全部
  • 默认栏目
  • (69)

张飞是曹操侄女婿,我们究竟研究了什么

杂文选刊2006年第3期(上半月版)登载一篇名叫《博士论文》的百字杂文,说在某次“博土论文竞赛”中,获奖的论文题目如下:《吃饭有益论》、《论“回”字的第四十四种写法》、《秦始皇焚书坑儒所用引火材料新考》、《武大郎卖烧饼的吆喝技巧与WTO背景下的营销策略》、《左手还是右手——关于曹雪芹用哪只手举杯喝酒的伦理学考察》。这是文学版的对我们一些以学术特长取胜,“把学问做深做透做细”的高水平博士的最

  • 3896
  • 39
  • 28
  • 0
2006.03.04 16:07

《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》连载之五十七

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作者:李建军第五辑后记收入本书的是我近年所写的批评文字中的一部分。明眼的读者一看就知道,我属于在批评上很痴愚的那种人:态度既无讳掩,方法亦颇原始。说自己的批评“原始”,是因为我常常用最简单的实证方法,从标点符号、错别字及语法和修辞病象等方面入手来细评作品。在我看来,一位作家,无论他多么“著名”,都不享有蔑视语言规范的自由和屡犯低级语言错误的特权

  • 848
  • 14
  • 28
  • 0
2005.10.11 15:37

《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》连载之五十六

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作者:李建军第五辑陶醉的权利与胡说的自由及其他不用护短,汉语确实是极烦难的一种文字,中国人自己恒兀兀以穷年地学而又学,尚且免不了要鲁鱼豕亥地弄些笑话出来,何况外国人。那些在中国人看来温顺听话的字眼,到了外国人眼前,全都像扶清灭洋的义和团,非得让人家出丑败兴才罢休。闻一多先生有一篇文章,题为《英译太白诗》,评论的是小畑薰良先生译成英语的《

  • 1036
  • 5
  • 19
  • 0
2005.10.11 09:17

《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》连载之五十五

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作者:李建军第五辑大象的重量与甲虫的颜色读到《文学自由谈》(2002年第3期)上俞敏华先生的文章(题为《李博士:你认识大象与甲虫吗?》),很受启发,也很高兴。想想看,辛辛苦苦地写文章,而且要将它刊发出来,不就是要同别人交换意见吗?得到赞同,可以增强你深入思考和继续写作的信心;受到质疑,则启发你换一个角度探讨问题,横竖左右都是受益,不是很好的

  • 404
  • 4
  • 18
  • 0
2005.10.10 14:32

《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》连载之五十四

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作者:李建军第五辑热烈的冒失正像创作是一项艰难的工作一样,批评也是一种不易的事业。从事文学批评工作不仅需要具备较高的专业能力,即敏锐的艺术感受能力和较强的艺术判断能力,而且,还需要一种敢于质疑敢说真话的勇气。而一种常见的情形是,以尖锐的方式提出问题的批评,往往会引起人们的误解和怀疑。人们通常不是看这种尖锐的批评的分析是否符合事实,判断是否真实可信,而是

  • 335
  • 6
  • 24
  • 0
2005.10.10 09:10

《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》连载之五十三

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作者:李建军第五辑超越于“狭隘”和“仇恨”之上在2001年1月11日的《文学报》上,有阎晶明先生的一篇文章:《粗疏而张扬的批评》。他“见有李建军者”,于“最后一段时间”,“拿自己的乡党陈忠实和贾平凹等作者开刀”(这足见李氏不是和厚之人),“一路杀下来”(活脱脱一个仗血气之勇行事的莽汉也),“很显正义地火了一回”(“火了一回”就证明其批评有问题,即使他“

  • 518
  • 1
  • 16
  • 0
2005.09.30 16:52

《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》连载之五十二

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作者:李建军第五辑写“特稿”的方法从来没有写过“特稿”,也不知“特稿”是什么意思,打开手边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,也查不到这个词。找不到权威的解释,只好自己放胆凭想当然来理解了:“特稿”也者,由特殊的人物撰写的特殊的稿子之谓也。在我看来,倘若这特殊的人物是文学评论家,他当然可以站在自己的立场,直言无隐地对文学圈内的人情物事坦陈己见,但是,如果他选择了担当一

  • 343
  • 3
  • 17
  • 0
2005.09.30 09:32

《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》连载之五十一

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作者:李建军第五辑一顶并不合适的帽子在刚刚揭晓的“2003年度中华文学人物”的光荣榜上,贾平凹先生获得了“人气最旺的作家”的评价。我不知道“人气最旺的作家”的确切含义是什么,如果我的猜测不错的话,它当是“名气最大的作家”的另一种表述。但是,倘若以“名气”之大小确定“人气”之旺否,那么,将石钟山、毕淑敏、海岩、张炜、王安忆、王蒙、余秋雨、池莉、莫言等人评

  • 412
  • 2
  • 14
  • 0
2005.09.29 14:41

《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》连载之五十

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作者:李建军第五辑替贾平凹捏把汗“实话实说”虽然有时也无聊,但与那些更无聊的节目比起来,毕竟要好一些,所以,如果打开电视,正好看见小崔在笑眯眯地逗大家乐,我倒也不反对“随喜”一下的。然而这次,很不幸,我却从头到尾都急,都紧张。这期的话题是:“大学里来了个贾老师”(“贾不假”,人家可是西北大学“明媒正娶”的兼职教授,这也不辜负贾平凹把自己的名字拆字

  • 470
  • 4
  • 16
  • 0
2005.09.29 09:49

《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》连载之四十九

时代及其文学的敌人作者:李建军第五辑我为什么批评贾平凹2000年9月初,在《〈白鹿原〉评论集》的研讨会上,我对《白鹿原》和贾平凹的小说创作,说了几句自认为是有一得之见的话。后来,《三秦都市报》的记者针对我的发言提了几个问题,要我回答。我曾反复推辞,因为回到西安要办几件紧要的事情,要会一些久别的朋友,时间实在太紧。但记者的信任和执着,还是让我觉得却之不恭。于是,便抽出半天

  • 1134
  • 15
  • 17
  • 0
2005.09.28 14:23